以茶入诗的冠军 陆游

作者:管理员,发布时间:2016-9-23 14:35:27

【摘要】 自古诗人多茶客,茶给文人雅士清思助兴,雅士们也对茶传神写照,留下了大量妙趣横生的茶诗。早在晋代,就有诗人杜育、文学家左思等人写下了多篇咏茶诗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 自古诗人多茶客,茶给文人雅士清思助兴,雅士们也对茶传神写照,留下了大量妙趣横生的茶诗。早在晋代,就有诗人杜育、文学家左思等人写下了多篇咏茶诗赋。唐代大诗人李白、杜甫、白居易、皮日休等人亦对茶情有独钟,留下了许多传世佳作。宋代时,茶叶走出了文人、隐士、僧道的小圈子,上达朝廷,下至民间,远赴异域,以茶入诗也风行一时。

    在古代诗人中,以茶入诗最多的首推南宋著名的爱国主义诗人陆游。据考证,现存陆游诗作多达万余首,而涉及茶事的就高达三百余首,是当之无愧的咏茶冠军。这固然反映了宋代文坛的一种时尚,但也跟陆放翁出生在江南茶乡浙江,自幼耳濡目染、日不离茶,出仕后当了十年茶官,做过闽苏两任“常平茶盐公事”,后又改任“南西路常平茶盐公事”,以及长期生活和隐居在四川、浙江、福建等产茶名区有关。茶孕诗情,裁香剪味,让陆游的茶诗满蕴宋代的茶识、茶情、茶思、茶趣,给我国源远流长的茶文化注入了浓墨重彩的一笔。

    陆游爱茶、嗜茶,胜过酒。在酒与茶的选择上,陆游有着鲜明的态度:“难从陆羽毁茶论,宁和陶潜止酒诗。”意思就是说,生活中可以不喝酒,但茶绝不能少。在众多名茶中,陆游尤喜建茶,浓墨重彩将对建茶的情感揉碾入诗。隆兴元年(1163年),陆游从福建宁德主簿任满回临安,孝宗皇帝恩赐北苑龙团凤饼茶,放翁十分高兴,乘兴写下“江风吹雨喑衡门,手碾新芽破睡昏。小饼龙团供玉食,今年也到浣溪村”。在《建安雪》中又云:“建溪官茶天下绝,香味欲全须小雪。雪飞一片茶不忧,何况蔽空如舞鸥。银瓶铜碾春风里,不枉年来行万里。从渠荔子腴玉肤,自古难兼熊掌鱼。”将武夷山建茶的韵味写得活色生香。

    陆游的茶诗中,不少涉及到对磨茶、煎茶、分茶、斗茶等技艺的描写。《或以予辞酒为过复作长句》中的“解衣摩腹午窗明,茶磑无声看霏雪”,写的就是当时人们泡茶时先把成块状的茶叶碾成碎末状的“磨茶”,“霏雪”喻指磨茶时纷纷落下的茶屑;而《秋思》中的“寒涧挹泉供试墨,堕巢篝火唤煎茶”,《雪後煎茶》中的“雪液清甘涨井泉,自携茶灶就烹煎”,《东窗》中的“蛮童未报煎茶熟,一卷南华枕上看”等,则是对当时煎茶活动的生动描写,不仅反映了诗人对于茶艺的谙熟,同时展现了一名封建士大夫所具有的盎然雅趣。

    说到茶艺,不得不提宋代的“分茶”游戏。分茶技巧性很强,对茶品、汤水的要求都很高,它追求的是更美的视觉享受和更高雅的艺术情趣。善于此道者,能用团饼茶末,以沸水冲点搅动,使茶乳变幻出各种花鸟虫鱼的图纹,甚至能幻显出文字。这种“分茶”游戏,在当时还被冠以“水丹青”之誉。陆游在建州时曾学过“分茶”之艺,闲散无聊时常与自己的儿子进行分茶游戏来调济自己的生活情致。其《过湖上僧庵》中的“奇香炷罢云生岫,瑞茗分成乳泛杯”,《试茶》中的“苍爪初惊鹰脱韝,得汤已见玉花浮”,《临安春雨初霁》中的“矮纸斜行闲作草,晴窗细乳戏分茶”等佳句,均是对这种高雅茶艺的细腻、生动描述。

    高手泡茶,用水十分考究。陆羽《茶经》中有“山水上,江水中,井水下”之分,因此宋代煎茶多取石隙中涌出的泉水。陆游《剑南诗稿》卷二云:“三游洞前岩下小潭水甚奇,取以煎茶。”在游湖北宣昌“三游洞”时,陆游发现这里的山泉清冽甘美,便拿出家乡的名茶“日铸茶”以此泉水烹之,品饮之余备觉香醇,即兴赋诗一首题于石壁上:“苔径芒鞋滑不妨,潭边聊得据胡床。岩空倒看峰峦影,涧远中含药草香。汲取满瓶牛乳白,分流触石佩声长。”这样汲泉辨水烹茶的佳句还有:“雪液清甘涨井泉,自携茶灶就烹煎”、“汲泉煮日铸﹐舌本方味永”等。此外,从未经污染的活水井汲水,亦能沏出好茶,陆游的《雪后煎茶》诗云:“雪液清甘涨井泉,自携茶灶就烹煎。一毫无复关心事,不枉人间住百年。”

    宋代时,磨茶、煎茶、分茶、斗茶等,多是上流社会和文人雅士的游戏,普通百姓因经济条件所限,很难参与到这种品茶游戏中来,也无缘品尝各色茶中珍品,但他们也有自己的独特的茶俗茶情,习惯在苦涩不堪的茶饮中,加入甘菊、橄榄等调味品,一来可产生药疗之效,二来能增添香味,方便入口。陆游的茶诗中,不乏对这种乡间民俗茶饮的生动描写。如《午坐戏咏》中的“贮药葫芦二寸黄,煎茶橄榄一瓯香”,《冬夜与溥庵主说川食戏作》中的“何时一饱与子同,更煎土茗浮甘菊”,还有“峡人住多楚人少,土铛争响茱萸茶”、“寒泉自换菖蒲水,活水闲煎橄榄茶”等,写的就是把茶叶和橄榄、甘菊等放在一起烹饮的做法和感受,在展现其个性鲜明的品茶取向的同时,也真实地反映了宋代民间的品饮风貌。

    陆游一生辗转祖国各地,在大好河山中饱尝各处名茶,以茶入诗,丰富了中国茶历史的记载。在陆游的茶诗中,不乏对当时各种名茶和许多史料中不曾记载的名茶的精彩记录,如“嫩向半瓯尝日铸,硬黄一卷学兰亭”、“饭囊酒翁纷纷是,谁尝蒙山紫笋香”、“遥想解醒须底物,隆兴第一壑源春”、“焚香细读斜川集,候火亲烹顾渚春”、“春残犹看小城花,雪里来尝北苑茶”等,为研究古代的茶叶生产和加工技术提供了珍贵的史料。晚年隐居期间,陆游还从不同角度写过大量反映茶农植茶、采茶、卖茶等活动的茶诗,诸如“采茶歌里春光老,煮茧香中夏景长”、“邻父筑场收早稼,溪姑负笼卖秋茶”、“兰亭步口水如天,茶市纷纷趁雨前”等,给我们描绘了一幅采茶煮茧、民间贸易、茶市繁盛的风俗图画。

    陆游与茶圣陆羽同姓,他十分推崇陆羽的《茶经》,屡屡在诗中感叹“茶荈可作经,杨梅亦著谱”、“孰知倦客萧然意,水品茶经手自携”、“琴谱从僧借,茶经与客论”,还常拿陆羽自比,以“茶神”自喻,声称“我是江南桑苎翁,汲泉闲品故园茶”,表示要“桑苎家风君勿笑,它年犹得作茶神”,同时多次表达要续写《茶经》的意愿,如“遥遥桑苎家风在,重补《茶经》又一篇”,“汗青未绝《茶经》笔”等。《茶经》续篇虽未问世,但陆游用300多首脍炙人口的茶诗,细致描绘了宋代茶艺活动的情节,真实写照了当时的品茶习俗,再现了广阔而绚丽多彩的宋人生活画面,成为映现宋代茶文化的一个窗口。对此,后人有诗赞曰:“放翁九泉应笑慰,茶诗三百续《茶经》。”

(来源:伴夏茶网)